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2019-03-28 14:56:53 梁双木业 3

先来了解一下木屋:不仅冬暖夏凉、抗潮保湿、透气性强,还蕴涵着醇厚的文化气息,淳朴典雅;梅雨季节能调节湿度,当湿度大时木屋能自动吸潮,干燥时又会从自身的细胞中释放水分,起到天然调节的作用;木材还有抗菌、杀菌、防虫的作用,因此木屋享有“会呼吸的房屋”的美誉,得到很多自建房用户的青睐。

木结构建筑从结构形式上分,一般分为轻型木结构和重型木结构,主要结构构件均采用实木产品。轻型木结构即用规格材及木基结构板材或石膏板制作的木构架墙体、楼板和屋盖系统构成的单层或多层建筑结构。

下图为重木结构,电影《静静的顿河》里面就是这样的木屋: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下图为轻木结构: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他们的区别其实很明显,就是木材的用量而言,因此造价也是差别很大,重木结构的一般造价在5000元/平米以上,轻木的一般不超过3000元/平米。

下面这个案例就是轻木结构的建造的: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下面我们来看看他的建造过程: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板式基础上面直接竖木骨架作为房屋的承重体系,并用螺栓直接固定在基础上: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施工简单,一看就会,村里人都可以来帮忙: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二楼楼面也是木的,像搭积木一样直接拼即可,如果是卫生间和厨房,则需要浇筑素水泥砂浆,然后进行防水处理: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木结构外部用OSB板作为墙体的结构板材: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二楼施工和一楼一样: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屋架也是木的,提前预制好,直接吊装即可: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主体基本完成后的样子: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屋面先做防水处理,在铺一层防潮膜,最后钉上沥青瓦: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光有一层结构板材当然不行了,保温隔热隔音该如何处理呢?下面我们走到内部去看一看: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在木结构中间铺上一层厚厚的玻璃棉,然后再用石膏板密封就可以了。石膏板上面贴壁纸就算装修完成了。

外部也需要装修: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钉外墙挂板: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效果还不错吧?

总结一下:重木结构的房子不需要内外的装修,天然的就是最美的;轻木结构木屋的墙体由外向内依次为:外墙挂板(或者钉板)+结构板(OSB板)+保温隔热的玻璃棉+石膏板+腻子涂料(壁纸),一般来讲,外墙20厘米,内墙16厘米,因此得房率很高。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最后看看竣工后的样子: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南方农民自建轻型木别墅,您喜欢木屋吗?

是不是很漂亮呢?





房子是有温度的,是家的密码

一所房子,它是有温度、有气味的。在岁月沉淀的包浆里,它散发出的独有气息,成为打开一扇家门的密码。

今年初,我又搬家了。那天清晨6点,天幕还没打开,只有楼下卖油条的王二全早已经支起炉子。平日里,我喜欢从二全的油锅前路过,锅里的油烟扑过来附在我身上,感觉那才是俗世烟火的味道,这种味道把我体内偶尔冒出的狷狂戾气一扫而光。

早晨6:16,准时踏进新居门槛。新居里的灯盏一一亮起,一瞬间让我睁不开眼,也有些手足无措。我走过去抚摩墙壁,没感觉到掌心里的温度。我抽抽鼻子,这刚装修不久的房子里,没有我熟悉的味儿。

在新居第一个夜晚的拥被而卧中,我却感到一丝丝薄凉。早晨起来刷牙,刚拿起新牙刷,手却悬在了半空,在亲密相拥的两个牙盅前,没有我在老房子里并排放着的剃须刀。

还有厨房里排放的那些油盐酱醋作料罐,我笨手笨脚地使用却感觉它们不听使唤,恍惚中竟把瓶子里的味精当盐抖进了汤锅里。

这是我的家吗?我感觉这里的气场还没有与我交融在一起。

第二天下午,我去了一趟老房子,把厨房里那个憨憨的泡菜坛子搬进新居,才感觉在这个屋子里有了一个镇住我飘忽之心的魂。

这个泡菜坛子,是我妈1999年从乡下搬进城里的。一缸老盐水,在日子里反反复复浸泡了多年的泡菜,在与食物的融合中,似乎也慰藉着我在城里的乡愁。

我尿酸高,妻多次劝我不要再贪嘴吃这些含盐分过高的泡菜,但这个泡菜坛子,它以一种亲人的姿态在灯火下等我,成为我打开一扇门、一个家的密码。

有次我去外省出差,半夜里磨牙,就是梦见我妈轻轻打开泡菜坛子,用她那青筋凸起的手抓起一把泡菜,在案板上切碎了炒肉末。我醒来时,还在品咂着我妈做的泡菜炒肉的味道。

我在城里安家二十多年了,已先后搬了四次家。第一次搬家,我去跟老巷子里的老邻居们道别,他们拉着我的手送了一条街,又抱住我的臂膀穿过了一条巷。

记得程老三为我搬家送行设宴,他为我炖了一大锅腊肉,还高声唱起“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唱到动情处,我们紧紧搂抱在一起。那悲壮的感觉,好像不是欢送我搬迁新居而是送我奔赴前线。

后来几次搬家,就没有第一次搬家那么热乎了。我几次想去跟楼上楼下的邻居们道声别,但再一琢磨,觉得似乎没这个必要。寡淡的日子养育了冷漠的心,浑浊的眼神里没有了同一条巷子里相处的亲切。

以前的邻居,家家户户饭菜香里共熬着一锅热汤。而今,彼此房门紧闭,墙上一根冰冷的输水管延伸向各自的家。有天儿子问我,爸啊,你有老家,可我在城里长大,老家又在哪儿呢?我顿时无语了。

从老城出来后的这几次搬家,我对新房子里的气味起初都有些陌生与排斥,里面的家具物件还没有被时光一寸一寸的光线镀过,没有被日子里一点一滴的油烟浸透过,没有争吵缠绵交织发誓分开却最终不离不弃的生活。

似乎,那些传统街区里不设防的亲近温暖生活,也在我们一次一次的迁移中远去了。

而今,我住在新房的时间,已有两个多月。庆幸的是,我已渐渐与它的温度相融,这是一个家的温度,时光缓缓沉淀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