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在山坡上面的两层木屋别墅

2019-03-28 15:47:38 梁双木业 3

现在回老家建造别墅,也是五花八门,所建的别墅也是各有风格让大家大开眼界,原来我们农村房子全部换上这些别墅,是这样一番样貌。这里有个业主,钟爱于木质结构的别墅,并坚信在农村建房子选用木屋是最正确的决定。

别墅建在山坡上面的两层木屋,再看看房子周围的风景,木屋别墅显得格外别致,我们也会觉得他的决定是很不错的,这样最贴近自然的设计,也许是对生活、对自然最好的回馈。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这样一栋木屋大家可别小瞧了去,对于设计师来说,在设计上很有难度,在建造上也很需要技巧,这样才能建造出一款这样完美的房子。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室内效果

室内装潢采用的是比较现代式的风格,这样就能比较接近现代式的生活。二层的阁楼,采用大窗,透光好、便于看风景。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每天居住在这样的原生态环境中,应该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开放式的厨房设计,为别墅增添一些烟火气息,不然真的会活的跟神仙一般不食人间烟火了。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二层的小客厅,一个比较私密的空间。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远看就是一道风景,与周围的环境一点都不会产生违和感,大概就是最成功的建造了。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如果可以建造这样一栋木屋,你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呢?









扩展阅读:

徐州一老人去世,留下两份遗嘱!她的房子谁来继承……


父亲早逝 大伯扶持被继承人纪红英和郑文山系夫妻关系,二人共育有3个子女,分别为长子郑云、次子郑成、女儿郑莹。郑文山于1982年10月去世。郑文山去世后,哥哥郑文恩一直帮忙照顾弟弟的一家人。1996年前后,郑文恩出资,在纪红英分得的宅基地上分别为纪红英、郑成夫妇建造了房屋,未办理所有权登记。2007年,上述房屋面临拆迁,纪红英经与郑成夫妇协商,其中40平方米的合法建筑面积归纪红英,其余154.5平方米合法建筑面积及194.5平方米的无证建筑面积归郑成夫妇。

当年12月,纪红英、郑成分别签订了拆迁安置协议。协议约定拆除纪红英合法建筑面积40平方米,安置其本市面积75.45平方米的房屋一套,纪红英另需支付26113.5元。

兄弟阋墙 各执一词据郑成说,纪红英生前一直跟自己及妻子魏艳一起居住生活,直至去世,长达17年。

■2007年12月份,原告户籍地拆迁,因纪红英没有房屋,按照相关政策无法获得安置房,于是原告从自己的被拆迁房屋合法面积中分给纪红英40平方米、违建标准中分给纪红英35.45平方米,纪红英由此获得诉请房屋,并登记在其名下。■2016年11月26日,纪红英立下遗嘱,并经H律师事务所见证,指定上述房屋由二原告继承。现纪红英已经去世,被告郑云却不愿意遵照纪红英的遗愿履行,被告郑莹自愿放弃涉案房屋的继承权。

但被告郑云却说,本案所涉房屋面积75.45平方米,其中40平方米是属于被继承人纪红英的,余下的35.45平方米是自己出资购买,且是其花费12000元进行装潢,所有上房所需税费均是其出资。■2012年5月13日,纪红英与自己签订了一份房屋赠与协议,将涉案房屋赠与其所有。拨开迷雾 还原真相鼓楼法院查明,2016年11月,魏艳将其出资聘请的Y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王某,江苏H事务所律师曹某、罗某带领至家中,由王某代书,曹某、罗某见证,制订了一份代书遗嘱,指定由郑成和魏艳共同继承房屋。纪红英未在遗嘱上签名,由代书人代签,由其本人捺指印,在“纪红英”名字下面另书写“(由纪红英读后无异议按指印)”。从形式要件上看,无遗嘱人的签名,签名系见证人代签,代书人和见证人均系受遗赠人魏艳出资聘请,与魏艳有一定利害关系,故不符合代书遗嘱的法定形式要件。

纪红英于1949年10月出生,在2015年至2016年间,三家医院先后诊断其患有腔隙性脑梗塞、两侧基底节区腔梗、脑萎缩与脑干及两侧额叶梗死灶,2015年间出现言语不清的症状,2016年8月,纪红英已行动不能完全自理。

证人郑文恩亦证实纪红英自2016年8月前后起病重,神志不清,故无法确认其在立遗嘱时具备相应的行为能力。

此外,被继承人并不识字,在遗嘱落款处却写有“由纪红英读后无异议按指印”字样,虽然代书人陈述系笔误,但并无其他证据予以证实,故不能确认代书遗嘱内容系被继承人真实意思表示。因此,鼓楼法院认为,

该代书遗嘱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及实质要件,不具有法律效力,不构成对前述遗嘱的变更或撤销,不能作为原告要求继承的事实依据,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遗产分割 何去何从纪红英与郑云、韩仙芝夫妻于2012年5月13日签订的房屋赠与协议书,有双方签名、捺印,并经法律工作者见证,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

该赠与协议第三条约定:“该房属甲方无偿赠与给乙方,不存在买卖交易,但必须确保甲方居住的权利,一旦百年之后,该房的产权归于受赠人乙方所有,其他任何人无权干涉。”根据本条约定,该协议实际为遗赠协议,即约定在纪红英死亡后其将房屋赠与郑云夫妇。

然而,郑云、韩仙芝在与纪红英签订房屋赠与协议后,又于2016年8月21日与本案其他原、被告共同签订了房屋分割协议一份,其二人在明知纪红英将房屋遗赠给自己的情况下,又与其他继承人签订了房屋分割协议,应视为对接受赠与权利的放弃。

该协议关于对纪红英房屋的分配内容,因并无纪红英本人的签字和事后追认,属于非财产所有权人对他人财产的分割而无效,但其中对事实描述部分内容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

该涉案房屋在拆迁安置时,郑云实际出资购买35.45平方米。现按照各方曾经的约定,该部分归郑云所有既符合客观情况,也较为公平,而另外40平方米作为纪红英的遗产,按照法定继承处理。庭审中,当事人共同认可,涉案房屋价值为40万元。

鉴于郑云对涉案房屋所占份额较大,故该房屋归其所有,由其给予其他继承人相应折价款。原告魏艳不是涉案房屋的继承人,在本案中不享有分割财产的权利,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被告郑莹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依法缺席判决。最终,鼓楼法院判决房屋归郑云所有。郑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分别一次性给付郑成、郑莹70687元。驳回魏艳的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