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祭祖建清一色的木屋村

2019-03-29 11:42:15 梁双木业 1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现在我们国家发展的好了,势头也很足,为了给人们提供更好更方便的生活,全国各地都在搞开发,普及城乡一体化,建设新农村,使得原来的一些老房子,有年代感的小村落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当中。不得不承认,政府在搞建设的同时,也忽略了很多有价值的建筑,现代化的高楼大厦真的是最好的吗?在小编看来就不是,干净了许多,同时也冷清了许多,现在很难再找到一个原始的小村落了。幸运的是,东北地区保留了一处,快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小村落的魅力所在吧。

这个季节的东北是最有特色的,此时漫天大雪,一切都归于纯真,不掺杂任何的污渍,所谓北国茫茫雪海,也就只能在东北看得最过瘾了。曾经一度风靡我们朋友圈的雪乡,近些年也黯淡了下来,追根究底还是因为金钱,雪乡算是没落了,但我们不能以此来以偏概全,一提去东北就觉得会被坑钱,冬天的东北还是值得一去的,没了雪乡,还有这个独具特色的清一色木屋村——锦江木屋村。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位于吉林省的它,隐藏的很深,东边被长白山所掩盖着,周围又都是深山老林,大概,陶渊明曾经在文章里所说的与世隔绝,就是这样的意思吧。不过,锦江的这个木屋村,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子,不要看它与现代化的中国格格不入,它可是一个非常有背景,值得保护的村子。
早在四百多年以前,女真族常年在此处活动,喜好打猎、热爱武术的部落,自然非常的有战斗力,发展了数百年的他们,看准了时机,一举打败明军,站在了历史的舞台上。不知为何,从此时开始,皇家贵族们习惯以满族人称呼自己。
到了康熙统治的时期,他想来此处祭祀祖先,皇帝出行,安全和舒适乃是第一位的,于是便安排了一支先行部队去探路。但明确好了路线之后,这些人却没有被召回,相反他们接到了命令,需要找个隐蔽的地方等着康熙来,只是没想到,这一等就没了尽头。
幸运的是,这些军人们留下了一比不菲的财富,考古学家们说,这是满洲非常有代表性的木屋建筑,也是东北地区仅有的一处木屋群了。不要看此处的地形颇高,其实它的形成非常有讲究,位于太行西边的它,没有被遮住正午十分炎热的阳光,同时,它却借助太行山和西北方向的山峰挡住了寒风,使得这里比其他地方更温暖一些。
整个村子的面积不大,依锦江而建的它,富有灵性,一场场冬雪的覆盖,使得这个小村子安静了下来,屡屡的炊烟升起,让人舍不得破坏此处的祥和之景。如果想与自然亲密的接触,非锦江村莫属了。门前一排一排的树木,屋里屋外的工具也都是纯天然打造的,还有什么会比这里的生活更惬意呢?
随着旅游业的发展,人们开始认识到这个独特的小村庄,很多人都想来此处度假,放松自己。大都市的繁忙与压力,国家飞速而紧张的发展,在这里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当地人生活得依旧怡然自得。是啊,钱是挣不够的,挣钱的目的是为了生活的满足,既然已经很满足了,何必再济济向前呢?



扩展阅读:

 从财产税角度看房地产税,有利于形成改革共识

  明确房地产税的基本功能与定位,是房地产税改革的当务之急。从财产税的本质属性,来看待房地产税改革,有利于形成改革共识。

  在3月26日-29日召开的博鳌亚洲论坛期间,房地产税话题再度引发热议。尤其是吴晓求、贾康两位大咖同台激辩,对房地产税改革阐述的观点泾渭分明,进一步加剧了大家对“如何征收房地产税”的分歧。

  对此,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表示,不能从狭义概念去理解房地产税,应该从财产税角度讨论和理解房地产税。对目前的中国人来说,最大的财产可能就是房子,需要在财富代际更替中做一个制度安排或相关法律予以调节,以保证公平,这才是房地产税的出发点。

从吴晓求和贾康的观点来看,二人表面上争论的是房地产税的法理性质,实际上是对房地产税的功能和定位存在重要分歧。吴晓求认为,房地产税从理论和法律层面找不到依据,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土地所有权为国有,房价升值的背后实质上是土地升值,而不是土地上面所有者拥有的房产升值。对于国有土地的升值却向个人征税,从理论上说不过去。由此看出,吴晓求看房地产税的角度是站在纳税人和对房价影响的角度。

  贾康则认为,目前国家也对国有企业的利润征税,因此房地产税开征不存在理论和法律层面的障碍。贾康在与吴晓求同台辩论时,还列举了开征房地产税的几个理由及不同的功能定位,比如,房地产税是地方主体税源建设的重要税种,西方国家也征收房产税等。

  从两位经济学家的交锋来看,理论界对房地产税改革的功能和定位存在较大分歧。开征房地产税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是用来调节房价,还是用来增加地方财政收入?笔者认为,要想实现房地产税改革的成功,首先需要在这一点形成共识。曹远征作为市场主体论的代表,提出了“财产税”概念,认为“不能从狭义概念去理解房地产税,应该从财产税角度讨论和理解房地产税”,无疑为房地产税改革指出一条新思路,为形成改革共识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财产税,就是以人们所有的或可支配的财产作为课税对象征收的一种税。财产税属于对社会财富存量进行课税,不是对当年创造的价值征税,而是对往年创造的价值(前值)以当前最新价值(现值)予以征税。因此,财产税本质上是对人们财富收入的调节,是促进社会公平发展的一个重要税种。当然,房地产税的征收要考虑到老百姓的刚需情况,才能在社会上形成改革共识,否则很容易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论辩怪圈。

  从财产税本质属性来看待房地产税改革,有利于形成改革共识,但是否存在法理上的问题呢?

  首先,从国内土地与房产政策来看,虽然中国土地属于国有或集体所有,但支配权属于占有者或使用者。国家政策也明确表示,对土地使用权和经营权长期保持不变。同时,房地产市场不能将土地和地上建筑物分开交易,房产和地产的收益归属于房产所有者和土地使用者。所以,开征房地产税,在理论和法律上都不存在障碍,符合财产税关于“对可支配财产课税”的基本原理。

  其次,财产税的最大功能是调节财富,促进社会公平。

  最后,以公平为核心推进房地产税改革,更容易形成社会共识,有益于建立科学的税制体系。

  总之,只有在明确房地产税的基本功能与定位之后,才能深入探讨房地产税改革的立法确定以及税收要素及细节等,这才是房地产税改革的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