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旖旎的木屋,大木山木屋茶室

2019-03-30 11:21:50 梁双木业 10

 位于中国浙江松阳县大木山骑行茶园,478.0 平方米,DnA_Design and Architecture 建筑事务所设计,浙江省西南部的松阳县是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示范县,被誉为“惟此桃花源,四塞无他虞”, 已有50个村庄被列入住建部的“传统村落”。大木山茶园位处县城附近,是主要产茶农作区和重要旅游景点,附近有为数不少的村落, 也是到达松阳古村落旅游的途经之处。茶园平时主要是当地茶农劳作,每年的采茶季节尤其清明前,有大量受雇的外地茶工。作为中国最大的骑行茶园,来大木山和松阳的游客数量每年递增,负责景区管理的松阳县旅发公司计划在茶园里建设一系列的景观小品和服务设施, 其中包括已经建成的作为茶园观景平台的一系列竹亭,和计划中位于茶园中心水库区域的茶室等。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水库南北两侧是拦水堤坝,西侧是自然的山坡地形种植茶树;东侧临水区低于道路相对独立,已建有一处传统坡屋顶休憩长廊和临水平台,长廊北侧还有一块平坦狭长的地块, 五棵梧桐树和堤坝另一端的两棵梧桐树构成对景;这里建设茶室,提供游客停留 休息的 室内空间同时,也构成沿水库周边一圈连贯的游览路线。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竹亭的初衷是取代茶园原有景观方案里的一系列金属的现代雕塑小品,以自然材料和当地工艺对话茶园和松阳的自然人文,也提供骑行或坐电瓶车游客的停留观景平台,以及采茶工和村民的休息场所。竹亭建成后吸引来不少游客,也让茶室这个经营性建筑空间的建设提上议程。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竹亭是茶园开阔景观视野里的一种过渡,它的介入也是轻描淡写的;而茶室则处在相对围合的局部区域,有明确的在地性和具体的功能、场地条件以及景观指向。建筑必须顺应狭长的地块形状,功能包括:北侧的公共茶空间,作为开放式的休息茶水简餐和定期茶艺培训教学空间,包括一个通高的开放空间、前台及后勤服务区、二楼三个小茶室;南侧两个庭院茶室,提供团队游客预约以及茶艺雅集等交流活动场所,各带独立的室外景观庭院。梧桐树、水面、阳光、茶田,周围环境里的自然元素,都成为茶室构建起来的重要的场地条件。业主对于茶室的期待也是明确而综合的:茶室是茶园里第一个接待游客(散客或团队) 的营收场所,也是个公共交流空间,以及体验自然的茶文化空间。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松阳县对于大木山茶园景区的规划操作并不只着眼于新建,而是借助景区发展的机会,对散落在茶园里大大小小的几个村落(比如关山寮横溪村等)也进行串点连线,修缮闲置民居植入新功能,让茶园里的骑行路线穿过这些村庄,类似“针灸”的点位激活,带动村庄民宿和旅游经济。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和其他景区的茶室不同的是,大木山茶室是整个茶园生产劳作和景观内容的延续和提升;茶室之于茶园,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个体,而是系统的一个中心点,位置上的中心,也是游客动线、景观、功能等的中心点位和目的地,类似茶的精神空间的功能。茶室的氛围,从茶园、水面、梧桐树一直延伸铺垫。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隔岸相望的两组梧桐树,无形中拉开了湖面的张力,我们对两处的树下做了相互关联的景观处理,同样的碎石板的铺嵌,只是在对岸两颗梧桐树下部分置换为镜面+花岗岩石板,通过红叶石楠的围护强调树荫下的空间感,让人在茶园的行走中保留某种记忆,某种印象,甚至某种错觉,这样就开始了空间的酝酿。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建筑形态延续场地现有长廊的坡屋顶,并未做过多的形式上的操作。北侧的公共区退让到五颗梧桐树之后留出树荫下的活动区域,南侧两个庭院茶室则出挑水面,与长廊构成连续的线性流线的同时弱化茶室自身建筑体量和形式语言。屋顶切出线性天窗,将光线和树荫引入室内,回应空间,提示节奏。深色的混凝土墙面和屋顶作为结构和材料的统一表达,有效增加线性场地的空间使用率,作为连续的空间背景,营造氛围。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基地南侧现有开放长廊和临水平台,平常可以接纳较大的游客量;我们希望穿过茶室基地到达堤坝和对岸的公共步道可以借用先“收”后“放”的空间形态, 调整游客对周边景观的印象并借此影响游客的行为方式。这条开放的公共走道先从基地和建筑之间的一条两人宽的小路进入,将人群疏导成线性,减少喧哗,同时也将视线收回,只有在拐角处才重新打开引导到达五棵梧桐树下临水步道和公共活动平台,这样这条步道和建筑体量构成了循环的“8”字形回路,以“回廊”概念应对现状的“长廊”,也强调茶室功能南北分区公共性的差别。基地上几处点式的水池和线形水沟以水流方向和水声引导人群,参与流线组织和空间构成。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有的空间都不是零散孤立的画面,而是相互关联的、有种微妙粘稠的关系,好比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深色的混凝土材质、光线的照入方式、亮暗,都一一配合并强调这种情节。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五棵高大的梧桐树形成了挑高的公共空间西晒的自然遮蔽;北侧的附属空间可以作为品茶庭院,屋顶圆洞的投影和其间的树影,构成了动和静的对比。公共空间和二楼的私密小茶室之间,由闭合的楼梯间和水平走廊转换空间属性。二楼三间小茶室可以席地而坐,透过建筑的玻璃幕墙俯视水面再次打开视野。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从北区的公共区,到达南区的庭院区,正好和室外的公共步道产生交点。顶部两条缝隙,屋面的爬藤垂挂下来;太阳的轨迹,会让光线像刀片一样旋切过这条步道,提示两侧入口的区域。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南侧两个庭院茶室从一条刻意压暗的走道开始,只有尽头的光亮提示前行的方向。 这里的室内外的界定是模糊的,左手的小水池,是一个停顿, 水底碎片式的镜面,在这个建筑的深处又唤起了梧桐树下的记忆。而右侧的尽端水池、向湖面延展,叙述现实场景,又有种走向远方的错觉。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独立茶室内,东西对称的玻璃推拉门可以完全打开,成为一个亭子或者廊桥。 西边,建筑如同画框一般将外面的自然山水框定,引入室内;东侧以一个抽象的庭院和西侧的具体景观形成对比。 茶室的存在,不是为了表现自我,而是当人进入这个建筑后,品茶观景,可以对外面的山水景观有更多的理解,对自然有更多的感悟。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南端尽头的小空间面向西侧湖面,既可以作为庭院茶室的延伸也可相对独立,圆形开口是向外观景的景窗,更是一个借入自然的转换器:下午太阳及其在水里的反射,通过圆洞会形成两个投影光圈,随着夕阳西下,两个光圈顺着太阳的轨迹、慢慢交汇,直到光色渐暖,终于暗去。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这个南侧空间和公共茶室北侧的附属庭院形成了建筑南北尽端的呼应:北侧屋顶和南侧西墙的圆形开口,都借入基地的自然元素,形成树荫水面光影气流的交集。这两个空间的地面都铺以一层厚厚的细沙石,让人不得不放慢脚步,“陷入”这个空间里。似乎这里的时间,有一种更慢的维度。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这种空间过渡的张弛收放,以及前后应和,都是“回廊”概念在建筑内部流线组织的不断强化,并通过不同方向上的空间尺度、光线的照入形式和亮暗来强调。这种针对环境的“量身定制”的空间处理手法一直贯穿整个建筑,由室外景观元素主导的视线上下里外的开合收放成为建筑的一条隐藏的线索。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北京梁双木业开发有限公司





扩展阅读:


(原标题:打擦边球售房规避监管 北京部分商办项目“暗度陈仓”)

近年来,随着住建部门加大力度整治房地产市场乱象,市场违规销售行为已大有改观。但人民网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开发商仍存在变相违规销售、曲线逃避监管等问题。

尤其时值北京商办限购政策实施2周年,部分商办项目仍通过代办空壳公司、提前注册公司资质后将法人变更为购房客、与不具资质消费者草签合同等方式“走样”卖房,违背调控初衷,使购房人面临链式风险。

社保未满却先草签合同

近日,记者以购房人身份走进位于通州区滨河中路与通胡大街交叉口的某项目售楼处,销售人员介绍其主力户型是77-111平方米的精装两居及三居商务型公寓,可以以符合北京购房资质的个人名义购买,且首付50%即可。销售人员还表示:“买我们项目的,多数是用来投资,看好通州未来的发展。”

但当记者问到,在本市连续缴纳社保未满5年如何处理时,销售人员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如果只差一年社保了,可以先草签合同,您正常交款,等社保够了以后再网签,我们之前有部分客户都是这么做的。”

对于此类行为,北京市住建委工作人员在与记者的通话中表示:“我们只认可符合相关要求的交易,这样操作,购房人需要承担的风险较大,应审慎辨别。”

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房产律师马玉珍律师分析认为,这样的操作对于购房人来说风险较高,在房屋正式交易之前,缴纳的购房款无法真正锁定房源,十分考验开发商信用。而且一旦履约失败,双方草签合同对于违约的限定如果不够详细,或开发商返还资金不顺畅,容易造成房屋与资金的双向损失。

就此类打政策擦边球的做法,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赵秀池也表示,开发商规避限购政策,扰乱了市场秩序,加大了房地产市场风险,为一些投机者提供了机会,不利于“房住不炒”定位的实现,也不利于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

未获预售证变相售卖导致交房难题

百万购房款交出去4年,北京市石景山区京西景园项目的80多家底商业主,依然在开发商的“变相无证销售”迷局中两手空空,其中,关于双方签订的《定制开发协议》,责任认定引起了争议。

公开信息显示,京西景园的项目开发公司为北京京西景荣置业有限公司,该公司为绿地集团绝对控股子公司。

“2015年5月起,我们每家都陆续交了一二百万的购房款,当时销售人员承诺2015年底交房,4年过去了,还是拿不到房子。”京西景园业主林巧巧和她的“准邻居”们告诉记者,他们从销售人员及北京住建委备案信息等渠道得知,这些底商并没有拿到预售证,房子建成以后也没有办理不动产权证,导致无法网签交房。

人民网记者走访发现,目前京西景园的两限房都已经交付给住户,但项目售出的底商却在空置中。石景山区住建委工作人员在电话中确认,京西景园的底商不具备销售许可,目前为现房状态,如果要移交,需先办理不动产权证,再申请现房销售备案。

对此,绿地集团京津冀事业部回复记者称,该项目2015年以定制开发形式出售底商,于2017年9月13日完成竣工备案,商业预计交付时间为2017年11月30日,但由于2017年9月1日政府出台保障房项目商业新政,故需完成配套移交后方可进行后续流程:实测备案-实预测对应-竣工调整-地价款核实函-权籍调查-大产证-转现-小产证等一系列手续,项目配套用房较多,手续繁琐复杂,移交手续进展较慢,对转现及交房产生较严重影响。目前已办理至权籍调查阶段。

同样以定制开发形式销售未获取预售证商办物业的情况,发生在距离京西景园8公里外的绿地环球文化金融城项目,该项目同为北京京西景荣置业有限公司开发建设。

购房人甄成安向记者展示了90多户维权业主的部分《定制开发协议》,协议显示签订时间为2015年7月,但北京市住建委官网信息显示,绿地环球文化金融城项目获取预售许可证均为2015年11月及之后,且甄成安2016年7月购买的3号楼地下商业,并不在预售之列。


住建委相关工作人员也确认了业主们维权的房屋在交款之时并未获得预售证。绿地方面则在回应中表示,与购房人签订的《定制开发协议》不作为销售依据。

协议内容显示,购房人向开发商交纳相应的保证金,该部分款项后期将转化为房款金额,每份定制开发协议均约定了房屋交付时间。上述2015年7月签订的协议,约定房屋交付时间为2017年6月30日。

对于违规销售行为的界定,住建部2010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市场监管完善商品住房预售制度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未取得预售许可的商品住房项目,房地产开发企业不得进行预售,不得以认购、预订、排号、发放VIP卡等方式向买受人收取或变相收取定金、预定款等性质的费用,不得参加任何展销活动。

2018年6月,住建部协同七部委再次强调,房地产开发企业在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前,以认购、认筹、预订、排号、售卡等方式向购房人收取或者变相收取定金、预订款、诚意金等费用属于违法违规行为。

马玉珍分析指出:“《定制开发协议》是开发商为了规避没有取得预售许可证售房而导致合同无效的一种新销售手段,属于打了法律的擦边球。”他表示,协议内容虽然绕开了预售许可的相关规定,但的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是一种预约合同。

他进一步指出,如果纠纷房屋不具备房屋过户的履行条件,业主可以根据合同条款解除该《定制开发协议》,并要求开发商承担违约责任。如果违约金低于实际损失的,可以要求增加违约金数额(开发商对于无法过户知情,应当承担相应的缔约过失责任)。

马玉珍提醒消费者,购房时一定要看项目是否五证齐全,项目立项是否一致,研判开发商的资质,信誉,口碑,防风险能力等。同时要关注国家出台的有关政策,切勿片面听信销售人员的花言巧语。

“同时还要详细查看合同条款,甄别是否存在变相规避法律的销售模式和条款。不签订正规销售合同就不要大笔交款,否则面临的违约情况将是复杂高风险的。”马玉珍表示。

代办公司规避购房资质问题

2017年3月26日,北京市出台的商办项目新政禁止在建在售商办项目出售给个人。此次限购政策强化了商办项目的办公属性,严控购买资格,使得北京商办市场热度迅速冷却,投资属性弱化。

不过,一些在售商办项目仍以“打擦边球”的方式规避监管,市场上出现了开发商代办公司资质的做法,部分项目甚至提前注册好一批公司,最终通过变更法定代表人,为购房人避开限购要求。

“好多客户都是通过注册新公司获得购房资格的,我们采发部门有专门负责这个事情的团队,费用在1万元左右。”绿地环球文化金融城售楼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该项目尚未售出的房源可以接受分期,首付50%以后,剩余房款在1年内交齐即可。

实际上,这种操作方式在限购之后的北京商办市场多有发生。通州富力运河十号、富华置地世界侨商中心、朝北8080等项目,均在记者早些时候的走访中承诺有办理公司资质的渠道推荐:“代办公司与开发商多个项目存在合作关系,注册公司大约需要20天左右。”

房地产代理机构居理新房的多位购房咨询师则告诉记者,现在仍有商办房在售的开发商,普遍都有办理公司资质的渠道。

一位咨询师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公司身份购买商办房的维护成本包括:每年都需要缴纳3600元的税务申报款、总房款0.84%的房产税和土地使用税、最低额度为3500元*12*1.7%的残疾人就业保障金。若将其转手出售,还需缴纳房款增值部分6%的增值税、公司市值差额20%的个人所得税。以一套200万元的商办房为例,若5年后区域指导价为300万元,持有与转让需要付出的成本为36.27万元。

另一种规避限购的手段则是变更提前注册好的公司法定代表人。记者以购房者身份向居理新房咨询师问及房山区首开熙悦湾购房事宜时,对方表示“像首开熙悦湾这个项目,他们已经帮您把公司办理好了,每套房子挂在不同的公司名下,通过对公司进行法定代表人变更,对应的房子也将归入购房人名下。”随后,首开熙悦湾售楼处的销售人员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

对此,记者致电负责熙悦湾项目销售的首开仁信房山公司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回应称熙悦湾项目的销售网签工作已经完成,项目目前存在的销售行为与首开股份无关,此前曾有非首开人员打着首开的名义违规卖熙悦湾房子。

不过,上述居理新房咨询师及售楼处销售人员均向记者表示,从他们的渠道购买熙悦湾房子是必须要与首开签合同的。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志同提醒,以企业资格购买、持有和转让商办物业,需要承担显著高于个人购买时需要承担的税费成本,而且转让商办物业也需保证对方具有公司资质,导致出售难题,购房人要注意算总账。

北京市一家大型房企营销经理向记者表示,“此类做法的风险还在于政府是否会对购房人的企业资质进行核准和长期监管,毕竟商办项目商业属性的红线不可逾越。”(文中涉及业主均为化名)